? 陶瓷坊秘典水月篇:杓子冲往事 - 沩江副刊 - 精英库zuiyouliao_李岗熙_洛克娱乐19119澳门公司
宁乡宁乡在线红网宁乡站
当前位置:精英库zuiyouliao > 文化 > 沩江副刊 > 正文

陶瓷坊秘典水月篇:杓子冲往事


来源:  |  2019-06-14 09:46:29   作者:孙意谋

精英库zuiyouliao www.guomoji.com.cn 1917年夏天一个阳光明媚的早晨,两位年轻人行色匆匆,行走在湖南宁乡崎岖的乡间小路上。他们一位叫毛泽东,一位叫肖子升,此行他们从长沙出发,准备游历宁乡、安化、益阳、沅江等地,以增长见识、了解社会。此刻,他们正准备前往沙田乡杓子冲,看望他们的同学何叔衡。

1913年春,37岁的何叔衡与20岁的毛泽东同时考上了湖南省第四师范学校,又同时转入省第一师范。他们自开始相识就十分投缘,因为志趣相同,经常在一起探求救国救民的真理和改造社会的道路,很快他们就建立了深厚的友谊。何叔衡对毛泽东极为钦佩,曾向他的好友谢觉哉说:“毛润之是个了不起的人物”,并说:“润之说我不能谋而能断,这话道着了。”可见二人相交之深。

毛泽东与肖子升在崎岖不平的乡间小道上前行了一段时间,不久就来到一处农家小院,院门前,何叔衡长身面立,正满脸笑容地等待着他们的到来。

杓子冲位于宁乡区以西70多公里的沙田乡长冲村。清光绪年间,杓子冲曾是一个偏僻闭塞的小山村,村子里居住有七八户人家。其中有一所砖瓦结构的普通农家房舍,坐东朝西,共有平房23间。平头槽门,土砖围墙。这所宅院始建于清乾隆五十年(1785),它依山傍水,座落在风景幽美的山间。房子的左边是马里山,右边是大树山,山上苍松挺立,树木茂密,一条清清的泉水自后山峻岭的石隙中涌出,绕宅而流,山光水色,将房屋映衬得格外美丽。

1876年5月27日(清光绪二年农历五月初五)这天是端午节,大喜之事降临在这个院落。在院内堂屋右边正房前的卧室里,随着一声啼哭,一个新生命诞生了。他就是何叔衡,家谱名启璿,字玉衡,号琥璜,学名瞻岵。

当时,正是中国广大农村残破不堪、经济凋敝的时期。这主要是连续不断的战争和清朝官兵的烧杀劫掠所造成的,此外,自然灾害频发也是一个不可忽视的因素。1876年至1879年间,南北各省分别遭受严重的水灾和旱灾。湖南省是受水灾最严重的地区之一。这里的农民经受着天灾人祸的袭击,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。

杓子冲也不例外。何叔衡家是一个典型的农民家庭,未分家时,全家三代同堂,叔伯兄弟共40多口人,靠着约十二三亩田地生活。由于家庭人口多,餐食6桌,日子过得也很紧张。后来又在横山湾租种了一些田地,才勉强渡日。但是同村内其他几户农民比起来,他的家境还算稍好一些。

何叔衡的父亲何绍春,是个勤劳朴实的农民。他为了养家糊口,除在家种地外,每年还利用空闲时节,到洞庭湖沿岸一带做两三个月的短工,赚些钱米补贴生活。何叔衡有两个哥哥、两个姐姐、一个弟弟。他5岁时,母亲去世,父亲一直没有再娶,全家的生活靠父亲一人支撑。由于家中粮少,遇到青黄不接的年景时,何绍春就让子女们定量吃饭。何叔衡7岁开始干活,学着放牛、割草、砍柴。但每到吃饭时每餐只限吃一碗饭,于是他常常喊饿。有一次,他放?;丶?,几口吃完定量的那碗饭后,便望着姐姐说:“吃饭要是像牛吃草那样能放肆吃饱就好了。”父亲听后,忙对他说:“你长大了像牛样地做事,一定会吃得饱。”何叔衡牢牢地记住了父亲的这句话,直至他为革命献出生命,始终是“像牛一样地做事”。

后来,在父亲的操劳下,何叔衡家基本上过着自己养猪、种菜、种稻的自给自足的生活。何绍春不仅为这个家劳累一生,而且他还是一位非常正直而又深谙世情的人。1926年8月,他临终前还给孩子们留下这样的遗嘱:

“余年八十零,难道还贪生吗?你们娘早死,我教养你们未争得一个什么局面,只望你们兄弟合好合力将债还清。一概要公,世间只有私心坏,事情公则大家都安。叔衡抚九孙为嗣莫撒手。我死了不做道场,不烧纸钱冥屋,不劳动亲朋,只行几堂神,装殓不用一根丝,葬于就近就是。”

他的“一概要公”“世间只有私心坏”的朴素思想,深深地影响着他的子女们。何叔衡就是在这样的家庭环境中逐渐长大成人,并且懂得了做人的基本道理。他在父亲的引导下,从小就乐于帮助别人,是一个极富同情心而且感情热烈赤诚的人。与他同时代的乡间亲友提起何叔衡助人为乐的事,总能举出许多感人的事例:有时家里来了逃荒要饭的人,何叔衡宁可自己不吃,也要把碗里的饭倒给那个人;每当何叔衡看到破衣烂衫、衣不遮体的穷苦人时,他就主动脱下自己身上的夹衫送给这个人;何叔衡在少时读书期间曾主动帮助生活困难的同学何幼之交学费,此事得到了父亲的赞扬和支持;有几个穷苦孩子,偷偷地挖何家的芋头,何氏父子不但没有斥责他们,反而担心他们逃跑时摔伤,并主动送给他们芋头吃。何叔衡一生所作所为,始终受着父亲“公道为人”思想的影响,并把它作为自己的座右铭。

毛泽东与肖子升在杓子冲何叔衡家住了三天,受到了何汉叔衡全家的热情招待。他们吃过早饭后,在何老先生带领参观了他家的猪栏。一个猪栏里面有十只猪,有白的,也有黑的。这些黑猪是何老先生最宝贵的财产了。一只肥大的猪除去背上的黑色班点,简直是浑身雪白,看起来竟像只小牛。毛泽东询问这猪的重量,何老先生笑着答道:“这只猪大概有三百二十斤重。猪若长到两岁,我们就觉得它的肉太老,不够鲜美了。这只猪还只有十一个月大。”毛肖二人平生尚未曾见过这样优良的猪种,因此在猪栏之前徘徊了好一阵子。何老先生笑着说道:“你们可有了作诗的好题材了!”

当他们从猪栏向菜园走去的时候,何老先生说道:“这些猪是我们家产中的宝贝。没有这些猪,我们的生活就很难维持了。今年的肉、油、茶、盐等开支都是从它们身上得来的,还有盈余。真的,没有这些猪,我们实在难以为生。”开阔的大菜园里长满了鲜美的蔬菜;园中整齐清洁,一根杂草也没有,这尤其使毛肖二人惊叹。

他们又参观了何家的稻田。那些稻田当时还是满灌着水,但新的秧苗已经透出了水面。这些稻子可供何家一年之需。何老先生又带他们去看他的树林。何家所用的柴禾都是出自这片山林。何家的树林中大部分都是松林,但其中也有许多并不熟悉的树。一面山坡上长满了竹子,这样不但春天能吃上幼嫩的竹笋,而且将来成材的竹子也可供种种家用。

三天后,他们告别何叔衡父子,继续踏上了游学之路。而这次在杓子冲何叔衡家的经历,给毛肖二人留下了难忘的印象。1950年代,肖子升还能回忆起这段往事,并把这段经历记在《我与毛泽东的一段曲折经历》一书中。

如今在杓子冲,何叔衡故居保存完好,已经是国家文物?;さノ涣?。每次站在故居前,我总是回想起1917年的那个夏天,何叔衡与来访的毛泽东、肖子升谈笑风生、意气风发的情景。正是在经历了一个个不起眼的村庄、一座座普普通通的农家小院之后,他们才真正树立了坚不可摧的革命信仰,找到开辟新天地的通天大道。

从这个意义上说,杓子冲就是一个伟大的缩影。

(作者系市政协文教卫体和文史委主任)

你可能也喜欢